CN EN

孙业林:科技企业高速成长的动因

2019年10月26日

2019年10月26日,华业天成创始合伙人孙业林应邀参加华中科技大学企业家论坛并就“科技企业高速成长的动因”跟各位嘉宾进行分享。以下为孙业林在论坛上的分享内容:

WechatIMG559.jpeg

今天我想跟大家探讨一下科技企业高速成长的动因。我自己在华为做过一年核心通信芯片的开发,我们当时特别幸运,用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做出了全套的光谱核心芯片,这是在非常短的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华为登顶全球第一的一个重要原因。

技术并不是科技企业成功的全部,它有非常多的影响因素。因为企业治理是典型的复杂系统,它不是我们非常习惯的单一型的物理学,这些因素有相互促进的作用。一个企业的治理其实跟我们工科生形成的思维是不同的,企业面对的环境是全新的。当我们想找到迷宫出路的时候,每往前走一步这个迷宫都会变化一次,而不是原来的迷宫。今天把华为的成功单一归因为科技技术的成功,仅仅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而已,它还有非常多其他维度的成功。

除了技术成功之外,在企业治理上有第二个很重要的维度是选择性。每出现一个偶然性其实我们都面临选择。华为做代理出身,它赚了第一桶金后没有继续扩大代理。而是做了一个很重要的选择——向自主研发进攻。华为在2008年全球最恐慌的那段时间里面加大了研发市场的投入。结果就是我们看到在2007是千亿的收入,到2011年就达到2000亿,这是非常惊人的成长速度。

任正非在2012年认为我们要做高端的芯片和操作系统,其实是为了做备份,逼着让别人给我们供应,跟今天出现的场景一模一样,但是他的时间却提前了十年。为什么他在十年前就能够做出这样的选择?我们后面会做一些探讨和分析。

在企业治理上,除了选择之外还有一些是确定的事情,只要你做了就一定会开花结果。在2018年底的时候,任正非又决定要变革软件工程能力建设。这个是我们在20年前就完成的一个能力建设,他在2018年的时候又重新提出来,原因是任正非认为未来是基于云的智能化社会的来临,未来的软件到云上,云上安全变得特别重要。所以基于强安全的需求,任正非认为过去的软件工程能力已经完全过时,要重新启动巨大的软件工程能力。

正是因为华为做了这样的事情,它才在竞争中胜出。所以我们在看这个复杂系统的时候,要注意在偶然性、选择性和必然性三个维度都有很多影响因素,它并不是单一的影响因素。那么最核心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当然是选择性,因为这个是我们可以控制的,做必然性的投入也从选择性出来的,所以接下来我探讨几个重要的选择性的话题。

企业的目的先是活下去,然后不断增长吸引优秀人才

第一个话题是企业的目的是什么?我个人分析和总结得出的答案是,企业的目的是活下去,它并不是多么高大上而是非常朴素的商业逻辑。任正非在过去20年里面讲过很多这样的话,始终在指向关于“活下去”的话题,包括他指出在市场上能够活下来。我们今天讲很多家国情怀的事,但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比情怀更重要其实是能不能活下来,因为企业比人生命的存活要难的多。一个企业能够活6年、8年都非常难。所以当一个企业的创始人和高层始终在围绕活下去的话题的时候,他会形成什么样的逻辑,企业怎么样能够活下去?

第一是牢牢地走向客户,因为客户会给钱。我们有很多同行都在服务客户,为什么客户把钱给我们?是因为我们有核心竞争力。第二是增长,世界在高速地变化,更多更强的其他领域的竞争者不断出现,如果企业不能增长,就意味着将来可能会遇到巨大的成长风险,甚至死亡。同时一个很重要的逻辑是如果企业不成长,就吸引不到优秀的人才。因为越优秀的人才越看重未来的成长机会,而不仅仅是公司。所以在企业治理上,任正非特别重视企业成长的问题。企业怎样才能够做到成长呢?核心是靠管理。所以这几个核心,是华为在将近20年的时间里,从整个公司的高管到全体员工都在致力去做的几个关键维度。

真正的企业家是能够制造信仰的极少数人

第二个重要的话题是,企业家的目的是什么?我离开华为之后见了非常多的企业家、上市公司创始人等,做投资之后见得更多。每个人走上创业的路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昨天我们被两个新闻刷屏了,一个是代表中国新经济的电商平台的创始人李国庆,出现了巨大的负面事件。一个是孟晚舟和她的父亲任正非的新闻,虽然遭受了巨大的磨难,但却不断赢得人们的尊重,令人感叹。

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一定是跟企业家本人思考做企业的目的相关的。在追求初步的财富满足之后,很多企业家是失去动力的。那么追求什么呢?有些人开始转向追求权利,追求名望,不满足于仅仅有钱,还希望有更多的东西。很多公司到一定规模就发展不动了,最大的原因是企业家本人。我们能不能在早期创业成功的基础上,去切换新的动力市场出现。因为早期会走向财富,财富满足之后能不能有新的动力,这个是我们在做投资的时候希望看到企业家背后真正长期动力所在的地方。

田涛是陪伴任正非的顾问,他对企业家做了一个定义,我特别认同。他认为真正的企业家是能够制造信仰的极少数人,只要能够制造信仰、持续传播信仰并巩固信仰,就一定会创造奇迹。这个信仰是比较朴实的,就是真正意义上以客户为中心的信仰。过去20年任正非来来回回说的特别简单的道理,就是一个企业怎么样以客户为中心。

前面我们谈到两个重要的选择,一个是企业的选择,一个是企业家的目的。我个人觉得如果我们企业家的目的和企业的目的真诚的高度的一致时,那么企业的生命就像人的生命一样。今天我们华科的各位杰出的企业家、朋友、来宾们,之所以比别人取得了多一点的成就,不是因为我们的外在有多么不同,是因为我们内在的精神追求不同。当两者取得一致的时候,企业这个生命体会有强大的力量,也是引领一个企业走向成功的最核心的力量。一个企业的文化才开始真正有自己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

这样真正意义上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在企业里如何持续不断渗透到全体员工的层面去,做法非常简单。一是简单的重复,卓越的企业家和唐僧差不多,来来回回说,说10年、20年、30年,简单重复,没有太复杂的事。二是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会有很多矛盾,会有很多典型的以客户为中心和非以客户为中心的事件出现,把每一个典型的事件抓住、放大,对全体员工去形成正向的影响。三是动作规范化。现在有很多B轮、C轮的公司,只有几百个人,很多高管常年不见客户。华为今天有十几万员工,高管业务的范围在百亿美金以上,但它的核心管理层到现在为止还是这样的习惯:每到月初、年底开完综合性的会议,就到全世界见客户,包括任正非本人,也包括各个部门的总裁。我当时做产品线总裁的时候,任正非提了一个要求,他要求把我每周见的客户名单发短信给他,可能也就十几个字,聊聊见了哪个运营商的老大,我每周都给他发。其实一些类似这样很简单的工作方式,就是我们说的以客户为中心,并不是特别虚无缥缈的东西。

在科技领域创业是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中前行

我们接下来探讨的第三个很重要的话题是,在科技领域创业,是在巨大的不确定中前行。因为技术发展特别快,这个领域的竞争强度要远远高于任何其他的传统的消费领域。虽然机会很多,但同时它也是极高风险的领域。在过去的20年里,八成的公司是死亡而不是成长,这个死亡并不是只在中国,而是全球范围的,一批全世界最优秀的科技公司都倒下了。现在只剩下中国的华为、瑞典的爱立信,美国完全没有通讯业的领头公司了。

在前面的一系列选择完成之后,我们要面对这样巨大的挑战,怎么做?其实有一定的方法可遵循。对于一个科技公司来说,一定要有一个相对不变的战略原则。第一是关于战略方向,华为一直用三个维度筛选市场上的机会。第一是一个持续增长的大空间。第二是要反过来有利于增强它的核心竞争力。比如当时华为进入通讯这个领域,市场其实没有多大,但数据中心这个市场是个增长速度极高的市场,重要的是数据通信所积累的IP能力反过来可以反哺到通讯所有的设备里面。大家非常耳熟能详的一句话是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面,但华为习惯性地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去压到他认为重大的机会。比如最近的鸿蒙系统,虽然网上有很多的骂声和压力,但是这样的压强力量下他一定会成功。

除了一些不动的原则之外,我们看到华为具体的做法有很多,比如引用顾问、务虚会、委员会、客户拜访。客户拜访不是说去打个招呼,而是很大程度上去了解客户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竞争对手为什么有价值,华为在这方面有什么问题,是做大量关于战略维度洞察的事情。从客户那边得到了信息,当然就需要很多战略落地的工具。

第四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华为现在19万人,我加入的时候才1000人,它怎么源源不断把最才华横溢和野心勃勃的人聚集在一起。其实原理也很简单,就是将心比心。我们前面说过每个人内在都有对财富、权利、声誉的追求,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说,就是尽量自己不要追求这些东西,尽量给员工、给你的核心骨干就好了。任正非在整个企业激励的维度,他个人占的股权非常少,在权利的维度极度放权,除了今年他为了公司的生死存亡不断在媒体露面之外,之前从来没有这样过。

科技投资不等于科技企业 需要更大的生态系统

最后总结一下,我们在做投资的4年里面,越来越验证了一个道理,科技不等于科技企业。未来中国会有一个很大的科技浪潮,科技需要一个更大的生态,它跟科技企业不是一回事。它需要我们高校、研究院所、国家重点去扶持,当科技形成一个龙头,产生了技术突破之后,会有一些真正优秀的科技领域的创业者出现,也会出现像我们这样实实在在想从事科技创业的金融企业,大家结合在一起,才能够产生优秀的企业。在科技企业成长的不同阶段,你会发现真正跟机构有关的核心要点并不是那么多,跟销售、服务、工程化、企业治理是紧密相关的。当一个企业能够呈现出好的商业结果的时候,它才有能力向华为、海康一样,源源不断投入更多的人才和资金,产生持续的创新,而不是所谓的一个技术的突破。

我们说的组织能力其实也是有一套系统的。我们这个机构成立的时间不长,只有4年的时间,但是我们投了一些细分领域的龙头出来,包括我们投的两个做芯片的企业,只有2年多的时间,现在已经成为很多资本追逐的热门项目。我们投了第三代半导体领域非常好的项目,我们相信在市场的治理完成之后,它有可能在后年奠定全球绝对的领导地位。我们做科技的事业,做这方面的投资,跟一般的投资机构不同,我们是真心实意想帮助到企业者,能够沿着正确的科技商业公司的成长路径去成长!